新闻中心 News Centre
  • 行业新闻

东北亚、东南亚能源互联网规划研究圈了哪些重点? 浏览数:369

  10月16日,东北亚、东南亚能源互联网发展论坛在北京召开,论坛由全球能源互联网研究院主办,来自东北亚、东南亚及其他地区20多个国家的450多位代表出席。

  论坛上,《东北亚能源互联网规划研究报告》《东南亚能源互联网规划研究报告》面向全球首发,旨在为东北亚、东南亚地区清洁能源开发与电网互联提供综合解决方案。

d7de2d78a2c709e8c7b4c0a1a2197e5b.jpg

  国家能源局监管总监李冶在会上介绍,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涉及到政治、经济、技术、安全等各个方面,前进的道路上也面临着许多的挑战,因此需要各国各方共同行动,增进互信,加强合作,共同制定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相关的战略规划和政策机制,推动形成全球能源治理新格局。同时在技术上互通,深化技术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加快制定全球能源互联网技术标准体系。中国将加强与世界各国的设施连通,促进电力互联互通,提高互联水平和输送规模。

  对于如何在东北亚、东南亚扩大能源互联互通,开展电力合作,eo记者从现场发回部分嘉宾的精彩观点,你想了解的,都在这里了。

  联合国亚太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能源司司长刘鸿鹏:东北亚缺乏强有力的跨政府平台,建立东亚统一电力市场有多重挑战

  目前亚太地区正在整合区域倡议,通过建立和发展东盟电网,以及南亚区域联盟,来促进东亚统一电力市场的建立。

  东南亚有着非常强劲跨政府的合作平台,但东北亚没有像东盟这样的政府组织。现在多个机构已经进行了一些可行性的关于东北亚的研究,展现出促进跨境电力贸易可以带来的经济和环境的效果。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愿意起到带头作用,进一步协调这些研究,最终能够制定一个为东北亚政府服务的促进跨境电力贸易的战略。

  现在政治、技术、机制上还有很多的挑战减缓了跨境电力贸易的进度。因此,应53个成员国的要求,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已经建立了一个能源互联互通的工作小组,共同制定战略路线图,促进本区域能源的互联互通。

  蒙古国能源部副部长钢图拉格:2030年蒙古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将达30%,政府呼吁加快开展东北亚超级电网项目

  蒙古拥有很多可再生能源资源,以及传统的能源资源,可以用这些能源资源来供应周边国家。

  蒙古能源领域发展政策的目标是在2023年可再生能源在总装机容量当中占比20%,到2030年占比30%,为了实现上述目标,蒙古在能源规划和装机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可再生能源在总能源装机容量当中的占比是达到了12.7%,根据接下来将要实施的一些项目的预测,2018年这一数字将会翻倍。2017年,蒙古在亚洲开发银行的支持下,进行了关于东北亚电力互联互通的研究,结果表明存在进一步促进东北亚从蒙古电力市场当中进口电力的可能性。蒙古不仅支持政府组织参与能源领域的重要项目,也支持私有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参与,蒙古总统呼吁建立政府间工作小组,加快推进东北亚超级电网项目。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刘振亚:东北亚、东南亚跨国跨区输电能力不足,接受外来电比例应增加

  全球能源互联网实质是智能电网+电网+清洁能源,是能源生态清洁化,配置广域化、消费电气化的现代能源体系。同时除了电网规划,全球的电力市场和交易也要有完整的规划图。

  长期以来,东北亚、东南亚能源发展面临着四方面的挑战:一是能源需求增长旺盛,二是东北亚能源生产总量不足消费总量的一半,中日韩三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80%,三是化石能源的比重过高,四是跨国输电能力不足,东北亚、东南亚跨国跨区的输电容量分别为150万千瓦和550万千瓦,仅占到整个区域装机容量的0.2%和2.7%,不能满足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和送出的需要,实现区域能源可持续发展必须加快构建东北亚东南亚能源互联网。

  构建东北亚能源互联网总的思路是加快区域内清洁能源开发,构建环渤海、黄海、环日本海、环阿莫尔江、黑龙江流域横向连接蒙古南部至中国的华北三环一横跨国联网通道,形成西电东送、北电南供、多能互补的发展格局。重点开发俄罗斯远东水电,鄂霍茨克海、库页岛、中国东北、华北和蒙古国风电,蒙古国太阳能等大型清洁能源基地,总技术可开发量约9.9亿千瓦。建设蒙古国-天津、辽宁-平壤-首尔、威海-仁川及高城-松江、库页岛-北海道以及中朝云峰背靠背等直流输电工程,实现清洁能源跨国输送与互济。 日本、韩国、朝鲜三个国家接受外来的电和自己的电相比不超过20%,其实可以超过,并且超过这一比例,能源供给将更经济更安全更加有保证。

  构建东南亚电力互联网,重点加快建设“三基地七通道”,即开发中南半岛北部水电、西南部风电及太阳能发电,加里曼丹岛水电3大清洁能源基地;建设中南半岛至苏门答腊岛,加里曼丹岛至中南半岛、爪哇岛、菲律宾4个区内跨海联网通道,以及向北与中国、向西与孟加拉及印度、向南与澳大利亚3个跨区跨洲联网通道。构建东北亚东南亚能源互联网将为区域各国发展带来巨大的综合效益。

  中国南方电网公司副总经理毕亚雄:南网与南湄国家市场互补,跨区市场可解决南湄区域水电季节性和风电光伏发电间歇性等难题

  随着电源项目的陆续开发,东南亚各国电网发展明显滞后,制约电力发展,部分地区还出现了水电消纳困难和局部缺电现象共存的问题,电力供应短缺,资源分布不均,电力基础设施薄弱。

  当前,南方电网区域电力供应充裕,供电安全可靠,有能力通过与南湄国家电网互联互通,调剂电力电量,送往周边市场,缓解当地的缺电局面。长期来看,南湄国家拥有丰富的水电资源,风电以及太阳能和可再生能源资源,未来也可向南方电网区域送电。

  这种长期互为市场的天然布局关系,形成南方电网与南湄国家,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电网互联互通的优势与保障。南方电网可发挥大电网、大市场的优势,借助水、风、光、气、煤多轮互补调节,以及源-网-荷区域协调控制,解决南湄区域水电季节性和风电光伏发电间歇性等难题。

  俄罗斯科学院能源建模中心霍尔舍夫:化石能源需求依旧存在,俄罗斯将继续使用煤电,能源互联最关注安全问题

  2035年俄罗斯电力需求将增长30%,达到7亿千瓦。目前俄罗斯远东地区电力需求比较少,该地能源可互通邻国使用。虽然未来的能源互联主要是以可再生能源为基础的,但是我们认为将来对化石能源的需求还将继续存在,所以俄罗斯将持续使用阿莫尔地区的煤电。

  要想让区域电网互联取得成功,各方需要建立一些机制对相关问题进行探讨。在项目实施过程当中,毫无疑问会出现很多的问题,尤其是涉及到能源安全方面的一些变化,如何减少能源的依赖性。能源互联也涉及到电力系统配置转变的问题,比如是否需要保留超级电网的容量,成本将是多少,如何进行分配,电力系统将如何适应大量的间歇性可再生能源发电,是否需要大量的储能,储能的成本又是怎么样的,这些问题都需要共同探讨。

  东盟能源中心政策分析与研究室主任贝尼:能源区域市场互联互通是东盟地区能源发展的核心方向

  《东盟能源展望》中预计东盟的能源需求在2040年之前会有2.3倍的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东盟国家的领导人都认为能源领域的合作是至关重要的。东盟能源合作的特点是,参与的各国情况不一,需求不一,很多区域也有不同的目标。因此,《2016年—2025年东盟能源合作行动计划》提出,促进市场的整合和互联互通是本区域的一个核心方向。

  东盟电网是本区域非常高效的电力系统网络,实现了周边各个国家之间5千兆瓦的电力贸易。去年,东盟开始了第一个多国电力互联互通项目,将老挝的水电通过泰国运往马来西亚,多边的电力互联互通不仅仅能够满足马来西亚电力的需求,也更好地促进可再生能源的渗透和发展。

  现在,东盟能源中心正在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和联合国亚太经社理事会共同制定关于东盟能源互联网的报告,推动东盟区域互联,并于两星期后在新加坡举行的第30次东盟能源互联网会议上发布该报告。

  韩国能源经济研究所北方能源研究部门主任李星奎:东北亚国家互信不够,电力合作亟需法制框架与协调机构

  中日韩三国有各自的边界,一些国家不愿意把自己的电网和其他国家的电网连接起来,这个问题长久以来一直限制着跨境电力合作的发展。

  过去东北亚国家电力是分别发展,但现在技术、环境不断的发生变化,跨境电力的合作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东北亚国家在互信方面还不够,特别是在安全领域更是如此。所以这可能会对建立跨境电力合作产生一些影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能够进一步促进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发展,需要有切实的,稳定的法制框架,以确保项目的可靠性。

  同时要建立第三方机制,政府、企业,在谈判过程中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可以通过第三方加以解决以协调投资和相关的工作。

  日本软银能源集团首席执行官三输茂基:全球能源互联网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什么时候发生

  与欧洲不同,欧盟是一个实体性的组织。而东北亚和东南亚都是非常多样化的地区,协调各方利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促进全球能源互联网在短期内建设起来不容易,但在未来会发生,只是时间的问题。

  全球能源互联网的项目需要得到政治方面的支持,同时还有私有企业的参与。我们需要找到那些雄心勃勃的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他们愿意承担风险,参与进来。

  实际上,一开始的商业模式就是一个企业制定一个商业清单,这样的商业模式进一步的演进,从比较分散的,变成有组织的商业模式。软银和软银能源集团愿意冒风险,做出一些行动,我们等待着合适的时间,得到每个政府的支持,得到更多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参与进来。( 原创: eo 南方能源观察)